毛毛思雨小站 诗之韵

阿里的第三战场:天猫超市事业群升级为同城零售事业群

对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张勇来说,2020年需要坐阵的核心战场有三个,行业熟知的往往是前两个:一个是以“淘宝+天猫”为首的电商战场,另一个是以“饿了么+口碑+支付宝”主打的本地生活战场。

最后一个战场被大多数人忽视——以“天猫超市+淘鲜达+盒马”为首的同城零售战场。

忽视到什么程度?2018年11月,天猫超市就已经独立为单独的事业群,但很多人不知道它在组织上与天猫事业群平级;同样很多人没注意到的是,2019年第三季度,以天猫超市、盒马为首的新零售及直营业务,其收入占比达到15%,首次超越佣金收入,成为阿里的第二大收入来源,而在过去,来自淘宝和天猫的广告收入和佣金收入一直是阿里的两大核心收入来源。

《晚点LatePost》独家获悉,4月中旬天猫超市事业群升级为同城零售事业群,据阿里内部人士表示,目前同城零售事业群已经上升为阿里巴巴CEO张勇重点关注的1号项目之一。

在阿里同城零售事业群某岗位的招聘需求中,该事业群的定位被介绍为“立足为客户提供同城生活圈一站式购齐服务,同时立足为商家赋能,提升整体的供应链效率”,愿景是实现“天猫超市,天下超市”。

升级后的同城零售事业群,整合的帷幕已经拉开。

从上个月开始,归属于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的饿了么新零售业务,开始陆续整合到该事业群,目前阿里本地生活副总裁、饿了么新零售负责人熊斌已经向事业群总裁李永和汇报。

菜鸟旗下的落地配品牌“丹鸟”主要负责天猫超市的订单配送,今年早些时候,丹鸟完成了与点我达的合并,后者是一家众包模式的即时物流平台,2018年7月菜鸟成为其控股股东。一位丹鸟城市经理透露,阿里正在酝酿成立一个针对同城零售事业群的城配团队,目前还在筹备阶段。

在阿里内部,有“区域零售、本地零售、同城零售”的说法,分别对应全国范围的淘宝天猫、以人为中心3公里范围的本地生活、以及以城市为单位的同城零售事业群,带兵打仗的人分别是淘宝、天猫、阿里妈妈事业群总裁蒋凡,本地生活服务公司总裁王磊,以及同城零售事业群总裁李永和。

李永和出生于1971年,从20世纪90年代末就开始参与电器连锁行业的供应链建设及规模化运营,但拥有20多年供应链经验的李永和对阿里来说还是一个新人。他于2018年6月加入阿里,做了张勇半年的CEO助理后即受到重用,在2018年11月26日担任天猫超市事业群总裁。

熟悉李永和的人评价他逻辑思维很强、精通业务,具备丰富的仓储物流及电商线上运营能力,“全局观比较强,供应链管理是其强项”。

加入阿里之前,李永和曾在京东工作了5年,他历任京东商城仓储部总负责人、华北区域分公司区总,并在2014年12月全面负责京东商城运营体系的管理工作,出任京东商城运营体系高级副总裁。

中国的线上商超领域主要由京东超市和天猫超市占领,一直以来,京东超市都是天猫超市最大的竞争对手。

2017年京东超市就已宣布完成千亿销售额,并在2019年9月提出三年累计成交额超8000亿的目标;天猫超市近几年并未公布过销售额数据,其2019年初曾表示近6年时间里,天猫超市销售额增长了53倍。

京东超市采用其起家的自营模式,直采直销,向品牌方购买货物后其他服务全部由京东自己完成,供应链更为稳定可靠;天猫超市此前采用代销模式,虽然猫超负责仓储和配送环节,但商家仍需要自己在线上运营商品,想要卖出更多的货就意味着投入更多的营销广告。

随着李永和在天猫超市的上任,他很快把京东的供应链管理经验运用到了天猫超市。

2019年1月天猫超市事业群宣布将升级商业模式,从以“代销”为主的模式,转变为“代销”和“采销”并行的模式,这意味着天猫超市也开始自营了。阿里CFO武卫曾在财报电话会上表示,天猫超市直营业务量的增加,有利于改善供应链以及提升业务的运营效率。

去年10月,李永和对天猫超市的供应链又进一步升级,猫超将和合作伙伴共建近端履约中心(Closer Fulfillment Center,CFC), 通过1小时达、半日达和次日达以满足消费者不同时效性的需求,计划半年内在全国100城建立“20公里立体生活圈”。

而在此之前仅一个月,即2019年9月3日,京东超市同样宣布战略升级,推出“物竞天择”项目以实现30分钟送达目标,通过与线下网点和第三方物流合作,提升最后一公里的履约效率,包括京东便利店、京东电脑数码专卖店、京东之家、前置仓等。

双方不仅在提升配送时效上步调一致,巧合的是,京东和阿里又几乎在近期同一时间对各自的商超业务进行了整合。

科技媒体36氪此前报道,京东于今年4月新成立大商超全渠道事业群,整合原有的消费品事业部、新通路事业部、7FRESH和1号店,消费品事业部负责人冯轶升任为该事业群负责人。

天猫超市和京东超市为什么在同一时间都开始系统整合自己的商超业务?

一位零售行业人士向《晚点LatePost》分析,以FMCG(快消品)和生鲜为主的商超业务,高频必需的品类标签非常明显,不仅能给线上带来比较好的流量,还能收获一些新的线下流量。对电商平台而言,“一旦用户开始在电商平台上购买生活日百这些商品,那么用户的黏性和频率会非常高。”

这类用户往往被电商平台称为家庭用户,此前李永和曾表示,天猫超市拥有2亿多家庭用户,购物频次、高频用户数量均超过淘系平均水平,且高消费人群超过整个天猫高消费人群15个百分点。

在大环境持续下行和疫情的加持影响下,商超品类作为刚需消费,受宏观经济的波动较小,因此对稳定阿里、京东等交易大盘也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在京东刚刚发布的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中,其活跃购买用户增长2500万,一位京东人士透露,新用户中女性和中老年用户占比明显增多,疫情期间商超品类的持续保障供应,对京东在用户拓展上有巨大价值,帮助其收获了一部分此前不太使用京东或者电商的用户。

关注到阿里自身,一位天猫超市人士告诉《晚点LatePost》,以往讲电商,大家会去讲B2C或者O2O,但“同城零售”的真正价值,不是传统外卖式的简单O2O,而是B2C*O2O的立体式发展,去年发布的20km立体生活圈是一个体现,不过也只是刚刚开始。

今年阿里要打的仗不在少数,这家公司要和拼多多打、和美团打、和京东打、甚至很可能和抖音快手打。

这种背景之下,一位新零售行业人士认为,如果阿里能在本地化、同城化的商流体系建设中快一个身位,“很可能会帮助它与拼多多、京东甩开差距,同时对美团进行反攻。”

可以看到,在业务整合上,京东一步到位,把所有和商超有关的业务整合到了一起,而阿里的步调更为谨慎,目前仅整合了配送团队和饿了么的新零售,而同属商超领域的盒马、天猫小店等业务均尚未整合进来。

一位在阿里和京东商超业务都工作过的人分析,京东整合更彻底是因为,原先几个事业部的负责人都是平级,都属于商城,统一向徐雷汇报,“组织复杂程度没有阿里那么复杂。”此外京东这两年形成的技术、供应链、数据中台,能够支撑前台业务快速整合。

而阿里的商超业务分散在不同事业群(猫超、本地生活、B2B),“跨事业群的整合并非易事,不太容易形成合力。”而对于盒马来说,拥有自己的阶段性主赛道,即智慧农业。数字农业事业部总裁、盒马事业群总裁侯毅曾立下一个小目标——到2022年,阿里经济体涉农产品全年网络销售额要破4000亿元。

不过,一位盒马管理层认为,盒马未来不排除会与猫超融合。

多位阿里及行业人士向《晚点LatePost》表示,同城零售事业群的业务整合只是刚刚开始。


Tags: 阿里

发布: mjtmjtjj 分类: 科技创新 评论: 0 浏览: 0
留言列表
发表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